颠沛流离他乡客

我叫金岁岁②【金光瑶同人文】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也没再想过那个粗衣旧衫的小公子,每日在这花园里浑浑噩噩的活着,偶尔在管家睁只眼闭只眼的看管下偷吃两块主子的点心,日子倒也还舒坦。

  只是忽然有一日,来了许多人,那些人的穿着,一看就是宗主身边的内门弟子,他们把我们都聚在一起,挑阿挑,挑走了三分之二的人。

  我被剩下了,当时不明所以,只是看着老管家看他们离开的眼神,心里有些害怕,瑟缩了一下。

  “岁岁,你过来。”老管家注意到了我的瑟缩,他把我叫过去,拍了拍我的手背:“你这傻孩子,傻人有傻福啊。最近老老实实干活,别往人多的地方扎堆。”

  说着他摇着头走了,留下我一人不明所以,我也明白他老人家是为我好,所以平日里很是小心翼翼,就连点心都不敢偷吃了。

  又过了好些日子,当初那些被叫走的人都没有回来,听人说他们都死在了射日之征中,好在仙门百家胜利了,也好在我们都不用再承受温氏的欺压,不用再担心温氏的报复。”

  虽然不明所以,可我也跟着高兴,因为宗主高兴,给我们发了许多的银子,那钱被挨个发到我们手上,用小红封包着,漂亮极了。

  本打算等下值后就去找管家请假,一定要去赶集吃好玩好,没想到傍晚的时候管家先带着人来了,他让我们聚在一起,问:“咱们家来了个新主子,就是二公子,你们谁想去伺候?”

  我不敢,也不想,这个什么二少爷最后一定会折在夫人手上的,不曾想,我正出着神就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往前了一步。

  管家踱步过来!“你想去?”

  我赶紧摇摇头,摇到一半又点点头:“我…我……”

  我到底是想去还是不想去?众目睽睽之下,管家倒也没太偏袒我,只说:“既然你想去就去吧。”

  我一路跟着管家,他跟他身后的小厮贴耳说了些什么,那小厮略微一躬身带着其他几个人又折了回去,我有些好奇的扭头去看,就听到管家又说:“岁岁,过来。”

  我赶紧跟上,管家侧头边走边对我说:“咱们这位二公子,是个有手段的,他娘是妓女,早些年服侍过宗主,这次立了功惹得宗主想从他身上得好处,不得不认他,夫人肯定是容不下他的。”

  “你去了以后可以偷懒,但是不能明目张胆的欺主,自己把握住度,莫要让他抓住把柄收拾了你。”

  说罢他转过来看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叹道“这么些年我是真的把你当女儿在养,总想着给你铺路,只是这金家的门实在进不得,我还指着你给我养老送终,不想让你死的不明不白,你明白吗?”

  “明白。”我傻愣愣的点头,管家叹口气接着往前走。

  我们走了很远,直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才停下,我看着那上面的门匾上写着:芳菲殿。

  别说,这个二公子的殿名还挺好听。

  管家上前敲门,我跟在后面,只听见一个很好听,很温润的声音道:“请进。”

  我们进去了,直愣愣看到一个明黄色的背影,削瘦,挺拔,头上还带着一个高高的帽子。

  “二公子,这是以后伺候您的丫头,您看看?”

  管家对他并不太恭敬,至少说话虽客气却不像对主子,倒像是对平辈,那个背影也毫不介意的转过身来,手里还拿着一本账本。

  “嘶~”看到他脸的那一刻,我没忍住倒抽了一口气。

  小小的脸,圆圆的眼睛,面上带笑,脸颊上还有两个可爱的酒窝,看上去就像弟弟一样乖巧,只是那双抬起来的眼睛里并没有多少笑意。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坐到椅子上后将账本放下,这才声音含笑道:“就她吧。”

  管家并不放心我,跟着他东扯西扯了一会儿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芳菲殿,如今殿内就只有我们俩,他低头看账本,我偷偷看他,看着看着脸就红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的腿都麻了,他才动了动,喝了一口茶,我赶紧拎着茶壶去给他加满,他看了一眼茶杯,又仰起头看我:“泡茶的水不能太温,要七八分烫才好,不然糟蹋了这么好的茶叶。”

  他并无责怪之意,眉间的朱砂鲜红刺眼,照的我的脸都快速的红了,说起话来也磕磕巴巴:“对,对不起主子,我…奴…不是…我…以前没在主子跟前侍奉过,不太懂这些。”

  “我…我现在就去换…”

  “呵”在我的慌张中,他发出了一声浅笑,这次眼睛里多了许多的笑意,就连声音中的疲惫都去了不少。

  “小丫头,你几岁?”他语气和表情都不孟浪,好像就只是好奇我的岁数,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我好像见过你。”

  完了,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他万一记起我看着他被踹下金陵台,会不会扒了我的皮,把我扔乱葬岗,或者把我也踹下去?

  这么一想我更慌了,二话不说腿一软就跪下,几乎是瞬间抱住了他的大腿:“主子,我今年十七,之前在园子里做洒扫,是我们那一片最大的外门弟子。”

  他的脖子红了,又蔓延到耳根和脸颊,稍稍动了动腿,对我说:“你先起来。”

  我一紧张就说秃噜嘴了:“我不,万一我起来你想起两年前的事了怎么办。”

  说到这我才反应过来,我说漏嘴了。颤颤巍巍的去看他,那张脸仍带着笑意。

  不能怪我,这金家最不缺的就是外门弟子的命,我也是被夫人给吓怕了,以至于现在是个主子我就害怕,腿软。

  “那你怎么到我这了?”

  他挣脱了两下没挣开,便问了我这个问题,我也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当时管家问话,我身后的那个人推了我一把,管家就带我来了。”

  “就你自己?”

  我点点头,他把糕点往我这里挪了挪,轻声问:“我听说金家的家规里,公子应该配四个外门弟子。”

  手边的点心惹人垂涎,我咽了口口水,手伸出去又缩回来,来来回回两次,他才笑着说:“你吃,边吃边说。”

  抓起一块燕窝红枣糕我就吃起来,还不忘回答他的问题。

  “因为只要是宗主的子嗣,都归后院管,而后院,从来没有哪个少宗主以外的孩子能活下来。”

  怕他不信,我还举了个例子:“以前宗主身边有个婢女怀孕了,她说宗主答应她生下孩子就立她当侧夫人,她可高兴了,东躲西藏,用藏起来的钱偷偷买安胎药,不敢看大夫,肚子上还一直缠着布,后来好不容易生下来,被产婆抱着不小心摔死了,她也被夫人以没照顾好“小主子为由给扒光了扔到外门,听说没熬过一晚上就死了。”

  我看他的笑越来越少,有点害怕,脖子缩了缩,他又递给我一块点心,问我:“还有呢?”

  将手里还剩下的一点点心吃了,我高高兴兴接过他手上的点心回他:

  “嗯…在金家,流动最大的就是外门弟子和侍女,尤其宗主身边的侍女,反正只要长得略微好看点的,都会被宗主看上,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我们都习惯了。”

  “有好多次一觉醒来我身边就换了一个新的姑娘,弄得我现在都不敢交朋友了。”

  他看着我,若有所思,最后手落在我头发上揉揉:“吃完了去烧壶水来。”

  我点点头,勉力站起来才发现腿有点麻,忍不住怪哼一声抱着茶壶去烧水,心里觉得很开心。

  看来我遇到了一个好主子,一点也不嫌弃我。

  

    

评论(10)

热度(121)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