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他乡客

胤禛×胤禩(片段)

     胤禩卧在床上,他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上半身陷在层层叠叠的绸缎软枕中,微微侧着头,看着床前正被人伺候着穿衣服的男人,那是他的四哥,是一个从小待他很好,却同他渐行渐远。如今待他很坏,却终究又彻底狠不下心的人。他微微眨眼,温热的泪顺着眼尾滑落至脸颊,慢慢滴落又消失在软枕中。

      “四哥…”

      “你我之间,恩恩怨怨早就说不清了。罪臣只有一件事,最后一件。”

      “求四哥善待十弟和十四弟。”

        餍足后的男人总是心情很好,如此跟他僵持着不肯服软的弟弟此刻软下来,胤禛的心也软了一片。

   他挥退苏培盛等人,转过身去,看着弟弟眼中还在滑落的泪,几步走上前坐与床边,珍惜的将那眼泪抹去,明明微凉,却一路滚烫到心里,他双手握住胤禩搭在床边骨瘦如柴的手,笑着轻声道:“从小到大,除了皇位,你想要什么四哥不应你。这次你是把四哥气狠了,不过也不是你的错,是老九和那毒妇教唆的。既然四哥处置了他们,这事就这么过去吧。”

     双手摩擦着手中冰凉湿润的皮肤,胤禛吩咐着人再端几个炭火盆子过来,将那手珍之重之的捧到嘴边亲了亲,哈出热气去暖,揉搓:“待四哥回来,让人准备热气腾腾的羊肉锅子,等过年了,一定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总不能一直这么消瘦下去,腰间的衣裳都宽松了…”

     “四哥。” 在苏培盛的三催四请下,胤禛恋恋不舍的往外走,帘子被掀开,身后传来胤禩微弱带着颤音的唤声,胤禛回头,只见这个许久不笑的弟弟看着他,忽然笑了。

  君子温润如玉,端行四方不过如此,他的心里里有一瞬间的不忍,这样的一身傲骨,终究被他折在了泥泞中。待他回神,只听胤禩轻声道:“好好坏坏,你我之间,终究是不亏不欠了。”

     这是冰释前嫌吗?胤禛也笑了,回道:“是啊,不亏不欠了。以后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你放心,四哥应你的,都会做到,待你身子好点,四哥就恢复你亲王身份,日子还长,我总会将最好的都给你。”

     胤禩点头,胤禛转头跨过门槛,不知为何,心中忽然一痛,痛的他想转身回去,仿佛这一走,这个人就再也见不到一般,这种极致不安的感觉让胤禛的眼眶瞬间红了。走到大门口,一只脚刚跨出去,一个小太监连滚带爬的滚到胤禛的脚边:“皇上,罪臣…罪臣阿其那……去了……”

    胤禛抬起头,将眼中的泪逼回去,却怎么都不行,苏培盛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看帝王从未见过的神情。

     明黄色的仪仗停了半刻钟,还是缓缓往前走,胤禛被苏培盛搀扶着,眼泪从眼底落下随风往后飘,那是胤禩的方向…… 

评论(5)

热度(3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