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他乡客

囚【第九章】

  温氏的下场尘埃落定,温氏温情这一脉以给孟瑶治病的原因留在了孟瑶身边,其他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温氏的地盘也被仙门百家瓜分一空,这才都心满意足的拍着吃撑的肚皮准备各回各家。


  “阿瑶,你可愿来蓝氏小住?”


  蓝家明日一早就要启程,蓝曦臣坐在床边问刚被叫醒的孟瑶,他这两天总是嗜睡,下午能睡一下午,晚上接着睡,这让蓝曦臣很担心,硬是把一天一次的把脉变成了一天三次,还专门找了弟子记录,每天几时诊脉,几时用饭,吃了多少,可合胃口,几时睡觉,每一天都详细到让孟瑶心烦,可他还惦记着要喝鹿血,喝了鹿血他就得让蓝曦臣给他灭火,这么想想他也就忍了。


  “可以,正好成美也该锻炼了。我将孟家交给他两个月,让他放开了做,我看他能管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着他被蓝曦臣扶着坐起来,漱了口,喝茶,喝完茶蓝曦臣端上来一个小桌在床上,让人上了几个小菜:“今天你不舒服,天气也不好,还是在床上用些吧。”


  “好啊。”吃了一口咸香的肉末蛋羹,孟瑶在蓝曦臣的照顾下又吃了一些蔬菜和肉,偏偏怎么都不去动那条鱼,蓝曦臣叹口气将鱼肚子夹到自己的食盘里,将里面的刺都抽出来,然后再放到孟瑶的碗里。


  “多吃鱼,补身体。昨天晚上你睡着了腿还抽搐,我问了温情,他让你多吃鱼虾,今日太晚,你恐是吃不克化,明日我让人都做些来,你多吃点,吃完了我带你出去转转。”


  一顿饭在蓝曦臣的循循教导和孟瑶的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中度过,待饭菜都撤走,蓝曦臣便让人端来绿油油的艾草水,将孟瑶的脚放进去,用手撩了水浇到小腿肚,浇几遍再揉一揉,孟瑶拿着一本小画本看的舒服,有时候蓝曦臣手重了他还会躲一下。


  正是一室静好,门被敲响,孟瑶下意识将脚从水里抽出来,蓝曦臣又赶紧给他摁回去:“当心着凉。”


  “兄长,可能进来?”


  蓝忘机的声音在外面传进来,孟瑶低喝:“放开。”


  可大手紧紧的按着他的脚,在他想办法的时候,蓝曦臣说:“进来吧。”


  大门被打开,蓝忘机先进来,魏无羡随后,他俩看清屋里的情形都愣了一下,孟瑶反而冷静了下来,手里拿着小画本头都不抬。


  “兄长,你怎能……”


  热水熏的孟瑶出了一头的汗,蓝曦臣说:“忘机找兄长有何事?”


  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金尊玉贵的兄长蹲在地上给人洗脚还能若无其事的说话?蓝忘机肯定不行,他盯着那盆水,眼神恨不得将那脚丫子剁下来。


  “孟宗主这待遇可是全天下独一份啊。”魏无羡调笑着出声,他双臂环胸,站在蓝忘机旁边看着。


  “呵…这待遇怎么了?是我孟家的下人手没有蓝宗主的手嫩,还是他们不够贴心?”


  从书中抬起头,孟瑶挑衅的看着魏无羡,可魏无羡却捂着嘴一笑:“那些下人是什么身份,蓝大哥是什么身份,这怎么能一样。”


  “是吗?那蓝宗主还是别给我洗了,我怕我承担不起,折寿。”


  说着他就要把脚抽出来,蓝曦臣却眼快手急的给他摁水里:“阿瑶别闹,一会儿着凉了。用艾草水泡泡你晚上睡得踏实一些。”


  说着他就继续给孟瑶揉搓脚心,孟瑶本该感觉痛快的,上辈子都是他伺候蓝曦臣,这辈子蓝曦臣卑躬屈膝,他应该在他亲弟弟面前狠狠地折腾他,可是最后还是将脚猛的抽出,将脚盆踹出去:“滚出去,不用你!”


  他要将脚放床上,蓝曦臣却赶紧拿布巾给他擦干,才放进被窝里,蓝忘机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孟!瑶!”


  说着就拔了剑,孟瑶却不以为意:“蓝二公子这是做什么?”


  蓝忘机直指孟瑶就要往前冲,魏无羡却赶紧拉住他说:“哎哎哎,蓝湛~你大哥情人间的小情趣,你何苦给人家扫兴呢?你看看你,将来你要是有了媳妇儿,就懂得其中妙处了。”


  听到这孟瑶冷哼一声,确实是挺有情趣,在乱葬岗乱来,扰的孤魂野鬼都得听床。


  这么一想,孟瑶反而又觉得没意思了。他知道魏无羡的来意,只问:“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魏公子想好以后怎么办了?你来问我要人,可曾有地方安置,有能力护住他们?别忘了无论是温氏旁支还是你,现在都是仙门百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你拿什么护住他们,拿刚被挤下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大弟子身份?”


  “哼,未免可笑至极。”


  话音落,温情端着个托盘进来,托盘里放着一小碗还冒着热气的鹿血,孟瑶一看就要躲,蓝曦臣却将他固定在怀里:“阿瑶喝吧,今日我去抓的鹿,明日将它们都带回蓝氏,以后你每天喝着也方便。”


  “我不,我不喝。”孟瑶十分坚持,却看温情将托盘放到床边桌上,拿出五根银针,细长细长的:“孟宗主要是不愿喝也没关系,可以先针灸。”


  她说着就要靠近,孟瑶赶紧就着蓝曦臣的手喝了一口鹿血,难受的他直干呕,最后咬咬牙狠狠心一口气喝了,蓝曦臣赶紧在他口中塞了一块糖,将他翻过来趴在自己怀里,拍着他的背:“好了好了,不难受了,今天的鹿血喝完了,一会儿就舒服。”


  这边还在旁若无人的恩爱,温情对着蓝忘机和魏无羡微微行礼端着托盘出来了,魏无羡也赶紧跟上,蓝忘机看了一眼专心哄孟瑶的兄长,最后恨铁不成钢的一甩袖大步离开。


  那边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孟瑶不清楚,他只知道喝了鹿血又被蓝曦臣抱在怀里的他如今浑身发烫,额头上的汗密密麻麻,蓝曦臣身上的兰花香也越发的勾人魂魄,他使劲的往衣襟里拱着,手被扣住,脸又拱不开,他就开始往蓝曦臣的脖子里拱,原本对他来说十分炙热的肉体,如今竟带点清凉,他在用唇在上面摩擦着,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气,如同吸了大麻一样上瘾,酥麻。


  整个人不停的在这个怀抱里扭动,蓝曦臣忍得辛苦,他还是极力的安抚着孟瑶:“阿瑶,温姑娘说了,你不能做……”


  话还没说完,孟瑶听到声音就直往前冲,以口封缄,缠绵悱恻,明明已经情动,身上的兰花香也因为出汗而越发的浓郁,可蓝曦臣就是不动,把孟瑶气的直哭。


  他拼了命的挣开蓝曦臣的怀抱,蓝曦臣怕他弄伤自己也只能放手,看他跌跌撞撞的下床,软着脚跑去抱着茶壶喝凉茶,喝了两口不解热就发了脾气,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空,摔得稀碎。


  “蓝曦臣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看不得我好。”


  “明明就在眼前,你却不给我。你的孽障不也抬头了,不用不如切了…”


  “你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你对我一点也不好。”孟瑶哭的歇斯底里,将屋子里能砸的都砸了,桌子都给掀了:“上辈子你就对我不好,不信我,还杀我,这辈子还故意折磨我,早知道我就不找你睡了,我应该找别人的,我也不跟你去蓝氏了,反正你们蓝家的藏书我都看过…”


  “薛洋,薛洋,薛成美!”


  薛洋从房顶破顶而下:“怎么这么狼狈?”他接过奔向他软倒在他怀里的孟瑶:“他欺负你了?”


  “快!安排下去,我今晚不要一个人睡,成美,你快去安排…还有,带我走…”

——————————

孟瑶的这个病,可以理解为人格分离加上躁郁症,所以他其实有时候是不记得前世的,有时候却记得,反正只要刺激到他,他就得犯个病啥的,我写的这个确实跟原著性格差别挺大的,但是经过那么多事,不疯又不对劲…

你们想想孟瑶只穿一身里衣,站在一片碎片中,眼泪汪汪的看着蓝曦臣说:“你对我一点也不好……”


 


  


  


  

评论(90)

热度(878)

  1. 共8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