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他乡客

囚【第八章】

  把脚上的淤伤揉开,蓝曦臣将孟瑶安置在床上,让人重新做了份饭菜过来,一口一口的喂给孟瑶吃,待孟瑶吃完,他又轻拍着哄人睡觉,奈何孟瑶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拉着他的袖子,在他疑问的目光里往里挪了挪,拍拍床铺。


  “你陪我睡,好吗?今天不用药,我们……”


  沉默和漫天的窒息压在蓝曦臣的心口,他最终还是如了孟瑶的愿,慢慢弯下腰来,将脸埋在孟瑶白皙滑嫩的脖子上,亲吻着,眼泪却滴答滴答的落在上面,温热的,打成了一片片粉红。


  这场情爱从下午到晚上,蓝曦臣搂着浑身软成一滩水的孟瑶,拍着他,无声的说:“睡吧,我在。”


  可孟瑶还是辗转反侧,梦里也不得安稳,没办法,蓝曦臣只好拿起裂冰吹奏了一曲安魂,这才让孟瑶紧皱的眉头松开。


  怀里温香软玉,蓝曦臣想了许多,他想到了那些时不时出现的模糊画面,一点一点的去推敲,那些画面里,孟瑶是金光瑶。


  听说有的人死而复生,会带着前世记忆,难道金光瑶就是孟瑶吗?可在那些梦里,他和金光瑶的关系明明很好,好到可以同床共枕,好到孟瑶可以用他的抹额缠手指玩。


  几度思虑良多,蓝曦臣迷迷糊糊的睡去,却在梦里看到了聂明玦一剑直指金光瑶,他大惊,却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就在那剑锋快要到金光瑶面前时,刺进金光瑶心口的却成了朔月,而那个站在金光瑶面前的,哪里是什么聂明玦,明明是他蓝曦臣。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金光瑶凄厉的嘶吼还在耳边,蓝曦臣猛的坐起,一身汗湿将皮肉相贴的孟瑶都熏染的粉粉嫩嫩,湿漉漉的,他的手还抓着被子,扭过头看向背朝着他,原本蜷缩在他怀里的孟瑶,心口霎时疼痛难忍。


  他用手去抓左胸口那片疼痛的地方,却怎么抓都抓不到实处,疼的他轻声道:“你是来报仇的吗?”


  “你想让我死对吗?”


  “在那个梦里,我对你不好,很不好…”


  “是我杀了你…”


  “疼……”


  他先是轻笑,笑着笑着就泪流满面,他重新躺下去,将孟瑶抱在怀里,两个人的心脏重合,他的眼泪打湿了孟瑶的背。


  第二日,所有人都齐聚炎阳殿,孟瑶坐在那里,有些发呆,薛洋坐在他旁边一颗接着一颗糖的吃,待一桌子糖纸时孟瑶回过神,脸肉眼可见的黑了:“薛!成!美!”


  薛洋一哆嗦赶紧将糖纸都收起来,坐的直挺挺的看向孟瑶,仿佛刚才吃糖的根本不是他。


  “这聂宗主死的不明不白的,总要有个说法吧?”


  “是啊是啊,不都说温氏温情是个神医,人没救活就算了,总得知道毒是谁下的吧?不然以后仙门百家岂不是危险了,不知哪天就被毒杀。”


  温情站在大殿中间,她为难的看了看四周,目光定格在孟瑶脸上,最后低下头说:“此毒名为曼陀罗,产自西域,服下后会让人感觉身心愉快,但是却会在噩梦里被自己最恐怖的东西生生吓死。”


  “我是卯时初被叫去给聂宗主诊治的,当时他已毒攻心脉,我用尽了一身医术也只能拖延一二。并且…我在他胳膊上的伤口上发现了毒。”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孟瑶,毕竟昨天孟瑶可是光明正大的给了聂明玦一口。


  “曼陀罗毒见血便起效,且没有解药若真的是孟宗主,那他口腔里的毒肯定比聂宗主中的多,此刻怕是不能在这里跟大家一同议事了。”


  本来低着头玩茶杯的孟瑶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蓝曦臣的话却让他抬起了头,看向那边,半晌才轻笑一声,还是不说话。


  握着裂冰的手紧了紧,蓝曦臣接着道:“不过为了让各位安心,也为了孟宗主的身体着想,温姑娘还是为孟宗主诊脉看看。”


  温情对蓝曦臣行礼:“是。”随后看向孟瑶:“孟宗主…”


  孟瑶默不作声,却把茶杯放下,右手将左手的袖子往上撩了撩搭在桌沿,温情也赶紧拿出脉枕过去放好孟瑶的手开始搭脉,不过片刻,温情便不可置信的看向孟瑶,孟瑶也微微歪头,一脸天真的看向她,甚至还笑了一下。


  “温姑娘,孟宗主的身体怎么样啊?”


  最先沉不住气的当然是姚宗主,其他人也都在起哄,最后金光善开口道:“温姑娘,莫不是孟宗主有哪里不好?”


  温情平复呼吸,低下头又抬起,似是有些难以启齿,最后还是道:“孟宗主癔症已经病入骨髓,想来这么多年也喝了不少药,虽能控制,药效却越来越差。还有……”


  “孟宗主应是从小便身体不好,如今肾阳亏损,阴气亦是不足,恐怕…恐怕…近日当减少房事,还是固本培元为好。”


  此话一出,大殿上顿时一片乱糟糟的,谁还记得聂明玦是谁啊,都在讨论这个孟宗主,没想到年纪轻轻玩儿的挺花,不到双十将自己玩儿到亏损至此,也是一个能人了,还有不少人拿他跟金光善比,最后也摇摇头叹口气:“恐怕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胜于蓝了…”


  在这些污秽难听的语言中,只有蓝曦臣认真到近乎虔诚的问温情:“敢问温姑娘,不知孟宗主的身子可有调理之法?”


  温情拱手行礼:“是有的,从脉象上来看,孟宗主应当是一年四季手脚皆冰凉,心中不安,睡不踏实,即使睡着了,心肾不交,身体常年处在亏空损耗状态,每天喝一小碗温热新鲜的鹿血,在配合汤药针灸,短则五年,长则十年,虽不能同正常修士的寿数相比,却也能长命百岁,身体舒畅,至少不用像如今这般满身病痛。”


  “只是鹿血极易激发人的性欲,孟宗主又不能过多的发泄,否则亏损的元阳会远远比补进去的多,这倒是很难办……”


  蓝曦臣微微一笑:“不妨事,既然温姑娘有办法,那就收拾收拾东西,劳你近身看护孟宗主的身体了。”

————————

嘿嘿,惨曦曦记起来的越来越多了…

评论(24)

热度(428)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