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他乡客

囚【第七章】

  晚上是蓝氏弟子送来的晚饭,很不同寻常的是,并不是蓝氏苦死人不偿命的饭菜,而且带着红彤彤辣椒的湘菜,他吃的很是爽快,蓝曦臣却没露面,蓝氏弟子道:“宗主有许多的事都忙不开,到现在滴水未进,粒米未沾,但还是吩咐弟子要多多看着您,一定要让您吃饱,心情舒畅。”


  “宗主并非有意拘您,只是您和魏公子刚出了风头,魏公子已经是出头鸟了,宗主自然想多保您周全。”


  他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孟瑶只是低着头吃,偶尔还会倒一杯酒喝,吃饱喝足才抬起头一脸天真的看他:“那我明天午饭有的吃吗?”


  那弟子一愣,赶紧道:“这是自然,宗主不会让您饿着的。”


  “那你快出去吧,我要睡了。你要告诉蓝曦臣,明天一定要记得给我送午饭,要肉卤的蛋羹,新鲜的虾,还要…还要吃东坡肉…”


  “是,弟子告退,一定如实禀告宗主。”可怜那无名弟子,走出门了愣愣的看着又被锁上的门,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说了那么多宗主的好话,那个孟宗主好像一句都没听到。


  “唉……白磨了嘴皮子。”他蔫蔫的去了前殿,找到蓝曦臣后一翻低声耳语,蓝曦臣点点头,又细细的吩咐了下去。


  天色渐晚,孟瑶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想了很多,最后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直到天刚刚亮,他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好像是说聂宗主中了毒,快不行了。


  其实重生以后的孟瑶精神和身体一直都不行,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可昨夜却睡得很踏实,这会儿被吵醒了也不恼,下了床光脚走到门口倚门而坐,听着外面的动静,心情颇好的哼着歌。


  一波又一波的人,为了救聂明玦,聂怀桑甚至提出了温情一脉无罪的话,有了他开头,魏无羡也支持,蓝忘机默许,江家此时说不上话,一切都在进行着,可惜的是,就连温情都无法救活聂明玦,只是吊着他的命,让他清醒了那么一会儿,将宗主之位传给了聂怀桑。


  因着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便在温家的一个偏殿设了一个简单的灵堂,棺椁牌位都有,还有聂怀桑给他哭灵。


  到了中午有弟子送饭,孟瑶本来想杀了的,但是一看到是苏涉,他便舍不得了。只轻声问道:“你是苏悯善吗?”


  苏涉受宠若惊道:“正是在下,不知孟宗主如何得知在下?”


  “我曾与你有过一面之缘,只远远的看着,听人唤你,便留心记下了。”


  说完他又苦着脸道:“我现下有一件烦心事,昨日我救了一个人,可他忘恩负义,几次想杀我,我被关在这里,越想越难过,就想出去找他。我若出去,便会连累你,我于心何忍,可我若不出去,怕是会憋出病来,悯善,你可怜可怜我,帮我想个法子可好?”


  二十啷当岁都没被人需要过的苏悯善看着孟瑶的脸,一时不知是高兴还是感慨,高兴是,有人记住了他,感慨的是,即使是能和魏无羡一起杀了温若寒的孟宗主,也有求于他,还这般看着他。


  “要不…要不您把我打晕吧。到时候我既无辜,宗主也舍不得伤您。”


  “这是个好主意。”苏涉说完后孟瑶嘟囔着:“可是让我打晕你,我又下不去手,这样吧悯善,你装晕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说完他就站起来,连饭也不肯吃,跑着就出去了,门口的两个弟子,被他一掌劈一个,齐齐晕倒在门口,他就赶紧溜出去,顺着哭声摸索,摸到了聂明玦的灵堂,他偷偷的靠近,薛洋大老远的看到了他,发现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后瞬间明白,他也配合着,不慎打翻了酒坛子,且都是离棺材不远的地方,听着聂怀桑那嚎啕大哭,他抱怨道:“都站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哭完啊,这地走路都费劲,好几次差点摔了本少主。”


  “算了算了,我走了。”


  薛洋大摇大摆的走了,孟瑶将火折子注入灵力在暗处往灵堂一扔,瞬间熊熊大火燃起,怎么扑都扑不灭。仙门百家的弟子都在抓纵火凶手,孟瑶却躲在那里看的津津有味,突然胳膊被抓住,他的匕首出鞘,往后一捅被人拦住,回头就看到蓝曦臣的脸,蓝曦臣将他拦腰抱起,直接抱回了住处。


  “可有受伤?”


  孟瑶以为蓝曦臣会质问他,会责备他,没成想蓝曦臣第一个先问他可有受伤,他支支吾吾才道:“我刚才跑的太快,脚扭了…”


  高大的人蹲下抓住他的脚要给他退下鞋袜,孟瑶下意识的躲开,他真怕蓝曦臣把他的脚剁下来,蓝曦臣却强行抓住他的脚褪去袜子,在他扭伤处用药酒揉搓着:“以后你要做什么就告诉我,我帮你去做。”


  “刚才太危险了,要不是我把那些人的视线都引到别处,你就被抓起来了。”


  脚上的大手揉搓的脚踝又疼又麻,火辣辣的,孟瑶痴痴的看着,问:“如果我被抓了,他们会杀我吗?”


  “不会。”蓝曦臣斩钉截铁,随后又加一句:“不过会打你,很痛的那种。”


  “可是,我必须要去烧他的灵堂,如果我不烧了他,他弟弟聂怀桑就会把他变成傀儡来对付我,到时候我就不得好死了。”


  “而且他还欺负我,我很生气的。所以我才在牙齿里藏毒,毒死了他。”


  蓝曦臣的手顿珠,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以后想做什么就告诉我,我去帮你做。”


  他唤人端了盆水进来,将孟瑶的脚放进还在冒热气的艾草水中,一边往脚踝上浇水,一边道:“你的手很漂亮,作诗也好,抚琴也好,下棋作画都可以,鲜血还是少染些吧。”


  听了这话,孟瑶忽然笑了,他笑得很开心:“好吧,那我下次去烧你灵堂的时候告诉你一声,你要记得来帮我烧。”


  蓝曦臣抬头,无言的看着孟瑶的笑脸,依旧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与当初在孟家一点都不一样,他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将孟瑶的脚从水里拿出来放到布巾上,再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擦干。


  “好,那你记得叫我,我帮你烧。”


————————————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孟瑶…


  


  

评论(21)

热度(275)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