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他乡客

囚【第五章】

  大门开了又关,细雨绵绵中蓝曦臣一步三回头的往后看,终是没看到他想见的人,那人当真对他没有丝毫留恋,自从说让他离开起,便不曾再看他一眼。


  捂住又隐隐作痛的心口,深深地呼吸几口气,蓝曦臣御剑而起,在心中默默道:再见,珍重。


  蓝色身影在空中消失后,薛洋撑着伞从城楼上走出来,他将伞往旁边倾斜,问道:“看他那依依不舍的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两情相悦,你抛弃了他呢。”


  “不过小矮子,你可真狠,人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你倒好,睡了三个月的人,说不要就不要了。”


  孟瑶并不看薛洋,手里拨动着腰上佩的羊脂白玉,冷淡的说:“不过是个玩意儿,还真能入心了不成?”


  说罢,他放下手中的玉佩,看向远方笑起来:“让人收拾东西吧,太阳该落了…孟家出头之日…也快到了…”


  “啊?”孟瑶说的模模糊糊的,薛洋听的一头雾水,不过细细想了想,他就悟出了点什么,高兴道:“行啊,我让子午吩咐下去,看热闹我最喜欢,可不能晚了。”


  几句话,整个孟氏都忙的不可开交,衣食住行,光那些细软都收拾了三辆马车,孟瑶看了看青清单,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就让人去套马。


  他坐在马车上,薛洋骑着马在前面开道,刚走出洛阳地界,就听说仙门百家讨伐温家,伤亡惨重,似乎是要坚持不下去了。孟瑶不着急,一路上慢悠悠的走,他就是存心的,上辈子他救了聂明玦,惹来那么多的冤孽,最后丢了命,这辈子不如不救,就让他死在温若寒手里,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没成想,聂明玦也太能苟了,直到他到了温氏,那匹夫还没死。


  “不知公子是哪里人士?”


  马车被拦下,金光善叫人来问。子午掀开帘子让孟瑶出去,他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光善:“洛阳——孟氏,孟瑶。”


  说罢围上来的人都窃窃私语:“没听说这个孟氏啊?”


  “仙门百家都接到了讨伐文书,他们没有,肯定是无名之辈。”


  “别说,这小子长得乖乖巧巧煞是好看,不像是个宗主,倒像是那…啊——”


  那个色眯眯看着孟瑶,满嘴污秽的人眨眼间便被薛洋挖了眼睛,还割了舌头,这下可把众人吓坏了,纷纷拔剑围住他们,孟氏的弟子也都毫不客气,快速将骑在马上的薛洋和孟瑶围住,形成一个保护圈,一片黑色凛冽中拔剑对外,瞬间一个结界形成。


  就在气氛一度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道温润的声音从最后方传来:“阿瑶?”


  蓝曦臣快步上前,险些失了雅正,还没走进就被孟氏弟子拦住,薛洋看着他毫不客气道:“才救了蓝宗主没多久,没想到就要刀剑相向了。”


  “怪不得不过半载,你们就死伤过半,如此废物,还不如自裁,白白用自己的血,浇了人家的地。”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几个沉不住的小辈已经冲上来了,没成想,孟氏的外门弟子,灵力都比他们高,招式也从未见过,似乎融汇百家之法,将他们的每一步都算的死死的,十招之内必输。


  金光善看这架势,赶紧出来做和事佬,眼珠子滴溜溜的转:“都住手,看看,看看,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这位孟宗主既然能千里迢迢赶过来,定是要一起消灭温贼的。”


  他说没说完薛洋不知道,反正他是笑出了声,在金光善问他笑什么时,他捂住了嘴,最后还是没忍住:“你们仙门百家的人也太会自说自话了,谁说我们是要来帮忙的?一来,温氏从来没有管过我孟氏,也没伤我孟氏之人,我们犯不着慷自己的慨,解你们的囊,我们又不傻。二来嘛,其实真怕你们不信,我们真的就来看个热闹,瓜子都备了百十来斤,你们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吃啊。”


  “这…这…”姚宗主气的仰倒,指着孟瑶要骂,又看到了马上玩刀的薛洋,讪讪的放下手道:“放肆,当真是放肆,没规矩…”


  一番闹腾下来,在金蓝两家的极力挽留下,孟瑶也带着弟子找了块空地安营扎寨,不过休息了短短三日,进攻的号角就又响起。


  金光瑶和薛洋共坐步辇之上,有人打扇,有人端水果,还有人做冰茶,仙门百家死了一批又一批,孟瑶就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吃着,偶尔得空了才会抬头看看战况,惹得众人敢怒不敢言。


  “孟宗主,我等坚持不住了,求孟宗主支援。”


  有了第一个开口的人,剩下的人也都纷纷开口,四家家族中三个宗主都在,孟瑶扫视了一圈,不紧不慢道:“我要我孟氏进四大家族之一。”


  众人还要再说,孟瑶抬起眼皮扫他们一眼:“一粥一食都尚且要报酬,更何况是救人性命了,对吗?魏公子…”


  这话一落,众人的目光都看向魏婴,江澄不解道:“这关魏婴什么事?你救不救人都是一句话的事,何必把…”


  “魏公子当初就是被江宗主一个馒头给带回了江家,一粥一食将他驯养的如此听话,一辈子为江家卖命。那我救人,索要报酬有什么不该吗?”


  这是赤裸裸的给人难堪,江澄拔剑,最后被魏无羡给压住,蓝曦臣一笑:“既然如此,那就依孟公子所言。”


  孟瑶轻拍手掌:“一诺千金?”


  “是,在下蓝曦臣,一诺千金。”


  手中的茶杯放下,孟瑶一摆手,弟子全都拔剑而冲,孟瑶自己也拔出剑几个飞冲,几番缠斗下来,孟家的弟子竟然能跟那些傀儡打个平手,虽不能取胜,却也无伤亡,给孟瑶争取了很多的时间,他几乎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大殿,踹开门就看到跪着的聂明玦和他的一众手下。


  ……他娘的,来早了!

————————

下一章聂大就没了,谁让他把瑶瑶刺激的发病了呢。

评论和心心多点,我也更快点,每次等你们评论心心等得我好焦急啊。

  


  


  

评论(19)

热度(358)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